鸟羽伏见战争退步后率残余部队北上

作者:威尼斯App

在这个时候迷上银他妈应该是一个错误,但我从内心里认为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应该后悔,无论被说是维护自我认知不致崩溃呢,还是单纯的死鸭子嘴硬都无所谓。

曾经有一位研究心理学的老爷爷名叫乔治·赫伯特·米德和另一位研究心理学的老爷爷名叫布鲁默,他们的关于人心理的象征性互动理论说:人是依据意义而行动的,意义在社会互动中产生,意义最终要由人来解释。历史就是这么一种被披上了宏大外衣的意义的产物。

近藤勇(近藤勋)

新选组局长,佐幕派,在新选组内部斗争中排除芹泽鸭、暗杀伊东甲子太郎,率领新选组在讨伐攘夷志士的斗争中直接制造了池田屋事件等一系列血案。鸟羽伏见战役失败后率残部北上,戊辰战争中被俘,斩首。

土方岁三(土方十四郎)

新选组鬼之副长,直接制定了苛刻的局中御法度,每个组织中都需要的那种唱黑脸的人物。鸟羽伏见战败后随近藤北上,近藤死后带领残部转战各处,与夏本武扬等创立虾夷共和国,任陆军奉行,箱館战役中战死。

冲田总司(冲田总悟)

新选组一番队队长,近藤派核心人物,暗杀芹泽鸭,据传池田屋事件时以寡敌众,却因肺结核发作而撤退。鸟羽伏见战役时结病重,后在没能得知近藤等人下落的情况下病死于江户,时仅26岁。事实上似乎是一名相貌平平、身材魁梧、性格暴躁的猛男形象...

山崎烝(山崎退)

新选组监察,禁门之变和两次讨伐长州时期收集了众多有用的情报,对幕府军胜利作出了贡献。鸟羽伏见战役受伤而死。

木户孝允、桂小五郎(桂小太郎)

鸟羽伏见战争退步后率残余部队北上。维新志士,幕末维新三杰之一,长州藩士。池田屋事件时逃过一劫,经坂本龙马中介达成了萨长同盟,形成了维新的决定性力量,新政府时期与大久保利通同为稳健派,西乡隆盛的脱离与他们的政策有直接联系。长期困扰于长州藩与新政府之间的关系,西南战争前病死。

鸟羽伏见战争退步后率残余部队北上。西乡隆盛(西乡特盛)

维新志士,维新三杰之一,萨摩藩士。可以说是明治维新时期政府军的灵魂人物,以总司令身份直接参加了鸟羽伏见战役,新政府的缔造者之一。后因大久保利通与木户孝允的武士政策而脱离维新政府,与新政府西南战争失败,切腹自杀。(按照天朝历史唯物主义来说一定是个由进步转反动的典型)

鸟羽伏见战争退步后率残余部队北上。坂本龙马(坂本辰马)

维新志士,土佐脱藩藩士,“海援队”首领,萨长同盟的缔造者之一,弃剑拾枪进步主义者(这个头衔是我自己给他封的),幕末传奇人物,新政府的重要奠基人之一。鸟羽伏见之战前一年,在京都被佐幕派武士刺杀,当时只有30岁。

高杉晋作(高杉晋助)

维新志士,长州藩士,“奇兵队”队长,参加过禁门之变和两次伐长战争,被伊藤博文赞为雷厉风行之人,大政奉还之前遗憾的因肺结核死去,时年不满30岁,辞世句是“让这个无趣的世界变得有趣起来吧”。银他妈中唯一能够一以惯之的严肃人。后与吉田松荫、坂本龙马等人一同供奉于靖国神社。
 
德川茂茂(德川家茂)

鸟羽伏见战争退步后率残余部队北上。德川幕府倒数第二位将军,据传才能出众、礼贤下士,迎娶和宫公主,达成“公武合体”,被很多人期望能够拯救日本于战乱之中,却在讨伐长州时病死于大阪城,仅21岁。

鸟羽伏见战争退步后率残余部队北上。河上万斋、绯村剑心(河上彦斋)

幕末四大人斩之首,刺杀了著名的佐久间象山,新政府成立后,被新政府处死。

脑瘫大猩猩、蛋黄酱白痴、腹黑男、白痴将军,这些巴嘎哪个能与这些生平联系起来呢,若将其放回到一个多世纪之前的日本,他们最终不能终日嬉笑怒骂,也不能在生死关头死里逃生,甚至连一个能够贯彻始终的信念都不能够拥有。

在玩信长野望和三国志系列的时候我最害怕的就是那些神气活现的人一个个离我而去,而即便我把剧本选在群雄集结或是把剧本设定成为无寿模式,也难逃统一后一切归零的命运。

我就是抱着这种心情执着的认为星霜篇是烂客贱逼最合适的结局。

然而那个白夜叉却和拔刀斋不同,虽然往日都好似恶鬼缠身一般挥之不去,却能带着死鱼眼潇洒的活下去。河上万斋形容坂田银时是“烂醉如泥时哼的小调”,我感谢就是这么一个混乱性格的人物,也感谢那些入侵武士之国的无厘头天人,更感谢那个故事驾驭能力并不是很强的猩猩作者。在乱七八糟的生活里偶尔插进来一些时而严肃时而悲伤的故事这就足矣。我真心希望故事不要发展下去,一直就保持在这么一个阶段;我真心希望猩猩空知藤子f不二雄灵魂附体,让银魂像机器猫那般永远由小故事组成,偶尔来个大长篇足矣。

银魂不要变成宏大的少年热血剧,那些死的意义有浪客剑心、有peacemaker铁这些就好,无论最后让银时在阿妙、月咏还是菖蒲膝上闭上死鱼眼,都是多么令人恐怖的一副图景啊。。。

银时说“我不是为了保卫这个国家,也不是为了保护武士的名字,只是为了保护那些人而战斗的。”银他妈消解了国家、荣誉之类传统的宏大意义,这点我奉为神作的仙界传封神演义都没能完全做到,与之类似的经典似乎只有cityhunter了。

银魂里能够嗅到人生的味道已足够,不要再加进去历史的味道了。

其实意义也并没有错,这只是偶尔一个小小的任性要求罢了,毕竟历史本身已经够让我们感到沉重的了,而我们恰恰就活在历史之中。而在消解意义盛行的今天,谁又能说消解意义本身不是一种意义呢?

PS.本来写在博客里时候是在正经的介绍上面配了动画的图,可是这里没有图,不幸看到的同学还是自己联想吧。。。
PPS.有些史实可能存在争议,纯凭印象写成,不幸看到的同学拍砖请轻些。。。

本文由奥门威尼斯0034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